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农妇组建山寨政府获刑 村民相信她能搭上潘基文

农妇组建山寨政府获刑 村民相信她能搭上潘基文

发布时间:2014-09-10 19:12:40内容来源: 点击:
  邓州市人民法院认定,张海新在私刻相关公章后,以“邓州市人民政府”名义下发伪造的文件、公函、任命通知书等20余份,马香兰、王良双上报张海新批准先后以“汲滩镇人民政府”、“高集乡人民政府”名义,对本村建房者下发加盖有公章的停工通知、公告等国家机关公文数份。   2013年秋,在河南省邓州市一条小巷的出租屋内,45岁的农妇张海新宣布成立“邓州市人民政府”,下面暂设三个乡镇“政府”,并分别刻制“公章”。接着,张海新以“邓州市人民政府”名义下发伪造的文件、公函和任命通知书等20多份。   今年6月27日,张海新因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在她上诉后,南阳市中级法院二审经不开庭审理,在8月的一天裁定维持原判。因法院未依法通知,她的辩护律师直到9月3日才获知二审结果。   如果没有大的反转,张海新还得在高墙之内再待1年多,以服完剩余的刑期。在该案的审理中,她一直不认罪。按照她的辩称,伪造公文是为了保护农民耕地不被侵占的无奈之举。在过去的4年中,她从乡政府大院一直上访到国家部委,散尽家财、债台高筑却一无所获。   吴楠忘不了,2009年夏天一个很热的上午,母亲张海新拉着一辆架子车,上边堆着床和锅碗瓢勺,从15里外的蒋庄拉到邓州市区。吴楠4岁的弟弟坐在架子车上,头上撑着一把旧伞,被晒得迷迷糊糊。   当时,吴楠在邓州城区四初中读初一。期末考试临近,她却闹着不想上学。张海新一急之下,就关掉了家里的饭店,到城里陪护女儿。在农业银行大楼旁的一条胡同内,张海新找到了一间出租屋。   小学四年级就辍学的张海新,一直期望女儿能考上大学。在一审宣判后会见律师时,她最关心的是女儿的高考成绩。她并不知道,因为她吃了官司,吴楠的身份证被拖延办理,没有赶上报考。吴楠今年18岁,在家里排行老二,因为拖欠超生罚款而一直没有户籍。   2013年11月29日上午,包括接生婆在内的5个见证人在派出所为吴楠作证。下午,张海新就在县城的出租屋内被抓。在那间屋子内,她自设了“邓州市政府办公室”,利用私刻的政府、检察院和乡政府的公章,下发了数十份“公文”。她自称获得了中央有关部门的授权,公章也在神秘人物处备过案。   “中央有人”   按照她的规划,她所管的每一个乡镇“政府”,都将有30人的编制   吴楠有点烦母亲一头扎进官司,她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下十几万元外债。从2013年上半年起,她家就开始拖欠房租。   对那些隔三岔五登门求助的上访者,吴楠很难提起多少好感。去年有一天,她跟母亲吵了一架,警告说,“你今年告状再赢不了,我就把你的法律书全撕了。”   张海新没多说,算是默认了这个约定。进入2013年之后,她谈起维权,口气越来越自信,很多人都相信她“上边有人”。在求助者面前,她踢踏着拖鞋,从杂乱的书架上翻出某本法律法规,粗声大气地宣讲,不时破口大骂贪官。   这一年夏天,张海新又买了一张褐色的办公桌,放在出租屋内,桌面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复印机。旁边的书架上,塞着《一本书读懂土地法》、《行政公文写作一点通》、《领导干部不得不读的精彩演讲》之类的数十本书籍,这些东西让她显得更加权威。   她最忠实的追随者,就是她家所在的邓州市文渠乡蒋庄村6组。村民刘金兰至今相信,张海新“中央有人”,“跟潘基文也能搭上线”。她的维权伙伴王良双说,张海新虽然性格泼辣,但一到维权时,就显得很专业。“她哪一天几点几分跟哪个部门打了一个电话,都必须记在笔记本上。她说这是上级的要求。”   王良双认为,张海新的言行很像在对人进行“洗脑”。前提是,那些追随者都已走投无路。   也不是没人怀疑过。邓州市汲滩镇廖寨村村民廖春洲第一次见张海新时,听她张口闭口“老百姓就得监督政府”,有点泄气:“这不是胡扯吗?”   文渠乡汤庄村村干部肖玉明,也是追随者之一。2013年10月,肖玉明看到张海新拿出“邓州市政府”和“邓州市人民检察院”的公章,“她说是中央特批她保存,备过案,专门给老百姓办事用。”肖玉明从1985年就开始在村委会混,很难相信这套说辞。   怀疑归怀疑,却并不妨碍廖春洲和肖玉明听从张海新的指挥,在村里收身份证和申请表,去托她办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她办这个证全免费,说办好的话,一本收5块钱工本费。”肖玉明说,有时候农民的资料不全,张海新就开动复印机,把成叠的A 4纸塞进去。   这个肤色偏黑、有点矮胖的农村妇女,给了很多人前所未有的信心。她即使骗了他们,也几乎没人怪她。在张海新任“一把手”的“文渠乡人民政府”里,肖玉明被任命为“乡政府办公室主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