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意大利的5万中国纺织工人:无一感染,却无生计

意大利的5万中国纺织工人:无一感染,却无生计

发布时间:2020-04-27 23:34:09内容来源: 点击:

 普拉托被誉为欧洲的纺织中心。作为“意大利成衣”的生产重镇,这里是众多国际时装品牌的供货地,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许多华人移民到此,并在本地开设了众多个体成衣工厂。

春天,本应是普拉托最为忙碌的季节。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的蔓延,这座意大利纺织名城的隆隆机器声已经停止了近两个月,五万中国人的工作停摆。

于此同时,3月份当地华人社区无一感染的事例开始被广泛提及和报道。路透社将之称为“从零到英雄(From zero to hero)”,当地卫生部门负责人表示:“我们意大利人曾经担心普拉托的中国人会成为问题。但他们做的比我们好很多”。

好消息是,意大利时间4月26日晚,意大利总理孔特召开发布会宣布,国家将进入与病毒共存的抗疫“第二阶段”,意大利将从5月4日开始逐步复工。

政府要求停工前,华人商会已倡议停产

“刚好我生完的第二天,意大利疫情开始爆发。”小方是一名中国籍海外劳工,目前居住在意大利普拉托,从事制衣业。2月19日,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

普拉托的纺织业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2世纪。二战后到上世纪70年代,随着手工业积累和现代工业的融合,普拉托的纺织业发展达到顶峰。近些年来,尽管受到中国制造的强烈冲击,但普拉托仍是欧洲重要的纺织业和服装业中心。作为“意大利成衣”的生产重镇,这里是众多国际时装品牌,如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ZARA的供货地。


2020春夏米兰时装周(图源:视觉中国)

在普拉托,中国人并不少见。这座仅次于罗马和佛罗伦萨的意大利中部第三大城市,有着全国最大的华人聚居区。这里居住着约五万名中国人,占当地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第一批浙江移民来到普拉托。此后三十年间,中国人席卷了普拉托的纺织服装产业。据路透社报道,截至2014年,普拉托约有5000家华人制衣厂。

过去十多年来,这些华人企业从为露天市场和快时尚品牌生产成衣,逐渐发展为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等奢侈品牌的加工厂,成为当地经济不可或缺的一支力量。


普拉托的中国街。(受访者供图)

一二月间,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当地中国人曾一度成为恐慌与歧视的受害者。据英国卫报报道,普拉托一所大学的秘书曾表示,当时学校里的中国学生被叫做“中国病毒(cinavirus)”,并出现了一些对中国学生的身体攻击。

小方回忆,当时一个朋友送儿子去上学,学校的意大利小女孩看到他们吓得躲到家长身后。“现在变成我们中国人怕意大利人了,因为感染的大多数都是意大利人。”小方说。

据路透社报道,普拉托的中国人从1月底就开始进入封锁状态,他们待在家里,出门时佩戴防护用品,一些中国商店甚至关门歇业。

在普拉托打拼了十年的老谢认为,疫情的控制与当地的华人商会、联谊会以及各个省份的同乡会有很大关系。早在政府要求停工前,这些组织就已倡议在普的华人企业停工停产。在疫情严重期间,他们曾组织发放口罩,只要有中国护照即可领取。


普拉托当地政府同样重视华人社区的防疫工作,他们在街道上用扩音喇叭宣传防疫政策,并规定中国居民可持护照及有效签证在当地药店免费领取口罩。

据佛罗伦萨总领事馆的消息,普拉托统计在册的华人中尚未发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也没有疑似病例。普拉托所在的托斯卡纳大区疾病预防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我们意大利人曾经担心普拉托的中国人会成为问题。但他们做的比我们好很多”。

“真要再停两个月就没钱了”

受到疫情影响,意大利政府要求3月22日到4月15日期间,暂停与紧急生产无关的一切手工行业生产。

小方表示,周围的华人企业,早在政府宣布前已经自觉停工,一些工厂会负担工人们的吃住。但像小方一家是自己单干,不做工就没有收入,还要考虑房租和日常开销。她有些担忧,“正赶上生孩子花了不少钱,手上也没多少钱。制衣公司里还有些货款没拿来,现在钱也不好要,真要再停两个月就没钱了。”

意大利时间4月26日晚,意大利总理孔特召开发布会宣布,全国将从5月4日开始逐步复工。5月4日起,意大利制造业、建筑业和批发业将恢复工作。此前,4月10日,孔特曾宣布封锁禁令延长至5月3日,只有零售业、个人与公共服务业及部分制造业可以于4月14日复工。

老谢认为,尽管部分行业可以复工,但普拉托相关华人企业仍处于观望状态。“现在还没有复工,政府要求的很严,要符合标准。也怕出了事情到时候要负责。”

老谢从事装修工作,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4000多欧。相比于当地制衣业上半年的忙季,装修行业的工作机会更加随机,受到疫情的冲击也更小。老谢日常的爱好就是在手机上看看新闻。对他来讲,除了不能出门和工作挣钱,现在的隔离生活和平常差别不大。

“忙季一天要做工15个小时”

意大利疫情暴发后,由于工厂停工,一些普拉托的中国工人决定回国。仅在三月初,浙江青田县就有上千华侨华人回家。

考虑到飞机和中转途中的感染风险,以及高达四五万元的机票,老谢打算继续待在普拉托。而小方还有另一层考虑,回国后返工,需要重新申请签证,对她来说太麻烦,所以也决定留在普拉托。但是“疫情这样下去,对我们来说真的太难了。希望早点恢复正常吧。”

普拉托工人的收入,吸引着一批又一批中国人来到这里打拼。

据普拉托市政府统计,目前登记在册的华人约有2.5万人,此外仍有大批非法居民。据路透社2016年的报道,保守估计有五万名中国人生活在普拉托。生产安全和劳动剥削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2013年12月,由于电炉短路,普拉托的一家华人工厂发生火灾,导致睡在厂房纸板隔间里的7名工人死亡。

火灾后,普拉托政府表示不能再忽视这些生活在这里的陌生人,他们将为华人提供工作场所保护、合法工资和卫生标准等方面的保障。据纽约客报道,在2014年至2017年间,当地政府对八千家华人企业展开突袭检查。几年间,违规企业的比例从93%下降至35%。

四年前,小方还在汕头的工厂做工。“汕头玩具厂多,做玩具一个月才挣3000多。后来学做羊毛衫,学徒工资低,按照计件算钱,一个月收入才一两千,但他们熟手一个月挣8000到10000多的都有。”

当时,小方同村的一个女生要去意大利打工,她的父亲已经在普拉托工作多年。“我妈当时打电话说帮我办好了签证,让我跟她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在普拉托,小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同乡的小陈,两人结婚生子。小陈比小方早来一年,他看到单干挣钱多,就离开工厂,租了浙江老板的机器和房子,从华人经营的制衣公司拿货自己做。小方说,这种以家庭小作坊为单位的生产形式在普拉托很常见。

一般年份里,上半年是忙季,工人忙起来几个月没有休息时间,一天经常要做工15个小时。上班时间各工厂不一,有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也有从早上9点到晚上12点。在上半年,小方夫妻两人一个月能净赚7000欧。而在工厂,忙季时单人月工资差不多能拿到2000到3000欧。意大利法律规定最低时薪为8欧元。

下半年的行情则波动较大,“有时候很淡,有时候还行。”小方提到,去年下半年行情较好,一般工人的工资从1000到3000欧不等。夫妻两人在家单干,一个月有4000到5000欧的收入。

小方说:“在工厂做工就啥也不用管,有货就做,没货就休息。包吃包喝包住。自己拿货则自由点,没有人管,但是更操心,麻烦事多,有时候不忙了要自己出去找货,吃喝房租自费。”

业余生活远没有国内丰富

尽管普拉托有很多中国人,但在这里的业余生活远没有国内丰富。小方说:“忙的时候就一直做工没空想别的,休息也没地方玩就是看会手机。刚开始打工的时候在深圳待了两年,那边最好玩,刚好那时候也是爱玩的年纪。”

老谢表示,一些在普拉托的中国人很喜欢赌博。“有些人在这儿赚了十年的钱,一个子儿也没有带回去。”

每年8月是普拉托制衣行业生意最为清淡的时候。8月15日,是意大利的八月节。当地人通常会在8月15日前后出门度假,各个城市进入空城状态。

小方回忆:“一般八月我们会去海边玩或者去佛罗伦萨逛街。这段时间有很多旅游项目,以前去过五渔村,票价也不贵,一个人50欧,一天来回接送。圣诞节前后也不忙,去年老乡经常来我们这儿打牌,有时候一起坐在公园聊天。”


意大利五渔村。(受访者供图)

中国人在普拉托的生活交际,仍以同乡为主,形成了各个地方的同乡会。老谢提到,在普拉托的中国人大多数来自浙江和福建,其次是东北人,河南人和河北人也有一些。“浙江人留在这儿的多,他们的亲戚朋友都在这儿。”

但大多数其他省份的务工者没有打算久居,他们期盼着早日赚到足够的钱,回国跟家人过上好日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